1. <u id="hz3uv"><address id="hz3uv"><mark id="hz3uv"></mark></address></u>
    2. <b id="hz3uv"></b>
    3. <b id="hz3uv"><small id="hz3uv"></small></b>

          1. <tt id="hz3uv"><rp id="hz3uv"><menuitem id="hz3uv"></menuitem></rp></tt><b id="hz3uv"></b>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畫舸停橈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畫舸停橈原文:

              畫舸停橈,槿花籬外竹橫橋。水上游人沙上女,回顧,笑指芭蕉林里住。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畫舸停橈鑒賞

              統觀歐陽詞,如一人而有二面。其艷情詞艷得近于淫靡,輕佻俳狎,幾乎難以卒讀。然如《南鄉子》八首,卻換了一副筆墨,一洗綺羅香澤,轉為寫景紀俗之詞,全寫廣南百越少數民族地區風物。讀其詞,如夏日清風、久雨新晴,心神為之一爽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八首之二,寫景如畫,寫情傳神,將廣南少女的真率、羞澀,質樸的情狀活脫脫顯于紙上。詞的開頭兩句,宛如一幅南國水鄉圖,而且是靜物素描,不加渲染,不事潤色。炎炎長夏,船兒不動,槳兒不搖,近處是以木槿花為籬(木槿為廣南常見之物,夏秋間開花,紅白相間,當地人常以為籬)的茅舍,遠處是依稀可見的橫江竹橋,靜極了,也天然極了。而“畫舸”與“槿花”兩相輝映,又使恬靜素淡之中平添了幾分艷雅,也為癡男情女的出場作了引信。

              下片寫男女初聚之情。“水上游人”指遠方來客,即“畫舸”中的男子;“沙上女”與“水上游人”相對為文,即以槿花為籬的茅舍的主人,立于沙頭的一位少女。至此,詞人又為讀者在南國水鄉圖上疊印了一幅仕女圖,盡管這幅仕女圖似乎也是靜的,不過已經呼之欲出,躍躍欲動了。男子,總是主動的,勇敢的,他佇立良久,便上前問話了,問女子姓甚名誰,年庚幾許,家在何處。不過,這些作者都沒有寫,是畫外之音,是省文,但卻不是憑空結想。且看,這位情竇初開的少女,欲答,又羞于答,她轉身走了。走了,又不甘心,卻又回頭顧盼,“笑指芭蕉林里住”。這“芭蕉林”,或者就是“槿花籬”的旁景,或者竟是這女子撒了一個謊:“家可遠哩,在芭蕉深處。”結句的答話,將全詞的靜景一下子點活了。原來“畫舸”之所以要“停橈”,是因為男子被女子所吸引;槿籬竹橋,也幾等于北方的“桑間濮上”;水上沙上,躍動著初戀者的倩影。

              李白有《陌上贈美人》詩云:“駿馬驕行踏落花,垂鞭直拂五云車。美人一笑褰珠箔,遙指紅樓是妾家。”正與此詞相近。然一指紅樓,一指蕉林,各是自家身分。李清照《點絳唇》有句曰:“和羞走,依門回首,卻把青梅嗅。”與此詞的寫“回顧”同一筆意。蓋“回顧”這一動作最能傳女子的嬌羞之態,故詩人每每寫及。然彼一回顧而依門嗅梅,此一回顧而笑答客問,北國千金與水鄉村姑的腔范就判然分明了。

              轉載請注明出處詩詞大全 » 南鄉子·畫舸停橈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滿宮花·雪霏霏 魏承班

              閱讀(599)

              滿宮花·雪霏霏原文:雪霏霏,風凜凜,玉郎何處狂飲?醉時想得縱風流,羅帳香帷鴛寢。春朝秋夜思君甚,愁見繡屏孤枕。少年何事負初心?淚滴縷金雙衽。滿宮花·雪霏霏注釋⑴霏霏——雨雪密布紛飛的樣子。《詩經·小雅·采薇》:“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;今我來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梨花滿院飄香雪 毛熙震

              閱讀(605)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梨花滿院飄香雪原文:梨花滿院飄香雪,高摟夜靜風箏咽。斜月照簾帷,憶君和夢稀。小窗燈影背,燕語驚愁態。屏掩斷香飛,行云山外歸。菩薩蠻·梨花滿院飄香雪注釋⑴香雪——喻梨花。⑵風箏——懸掛在屋檐下的金屬片,風起作聲,又稱“鐵馬”。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河傳·柳拖金縷 孫光憲

              閱讀(607)

              河傳·柳拖金縷原文:柳拖金縷,著煙濃霧,濛濛落絮。鳳皇舟上楚女,妙舞,雷喧波上鼓。龍爭虎戰分中土,人無主,桃葉江南渡。襞花箋,艷思牽,成篇,宮娥相與傳。河傳·柳拖金縷注釋⑴落絮:落下的楊花。⑵楚女:泛指江漢一帶女子。鳳皇:即鳳凰。⑶“雷喧”句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河滿子·正是破瓜年紀 和凝

              閱讀(339)

              河滿子·正是破瓜年紀原文:正是破瓜年紀,含情慣得人饒。桃李精神鸚鵡舌,可堪虛度良宵。卻愛藍羅裙子,羨他長束纖腰。河滿子·正是破瓜年紀注釋①破瓜:舊時文人拆“瓜”字為二八字以紀年,謂十六歲。詩文中多用于女子。②慣:縱容。得:語助辭。人饒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賀圣朝·白露點曉星 佚名

              閱讀(371)

              賀圣朝·白露點曉星原文:白露點曉星明滅,秋風落葉。故址頹垣,冷煙衰草,前朝宮闕。長安道上行客,依舊利深名切。改變容顏,消磨今古,隴頭殘月。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南歌子·岸柳拖煙綠 張泌

              閱讀(366)

              南歌子·岸柳拖煙綠原文:岸柳拖煙綠,庭花照日紅。數聲蜀魄入簾櫳。驚斷碧窗殘夢,畫屏空。南歌子·岸柳拖煙綠評析這首詞也以景勝,寫情較空泛。“岸柳”二句最為清疏,柳本是綠色,作者用“拖”字則將岸柳寫活,移情于物,別具韻味。下句本是寫紅日照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木棉花映叢祠小 孫光憲

              閱讀(347)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木棉花映叢祠小原文:木棉花映叢祠小,越禽聲里春光曉。銅鼓與蠻歌,南人祈賽多。客帆風正急,茜袖偎墻立。極浦幾回頭,煙波無限愁。菩薩蠻·木棉花映叢祠小注釋⑴木棉:熱帶喬木,初春時開花,深紅色。高士奇《天祿識余》卷上:“南中木棉,樹大盈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酒泉子·楊柳舞風 顧敻

              閱讀(588)

              酒泉子·楊柳舞風原文:楊柳舞風,輕惹春煙殘雨。杏花愁,鶯正語,畫樓東。錦屏寂寞思無窮,還是不知消息。鏡塵生,珠淚滴,損儀容。酒泉子·楊柳舞風注釋⑴鏡塵生——久未對鏡梳妝,故鏡生塵。⑵損儀容——因相思之苦而摧殘了美麗的容顏。 酒泉子·楊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荷葉杯·弱柳好花盡拆 顧敻

              閱讀(570)

              荷葉杯·弱柳好花盡拆原文:弱柳好花盡拆,晴陌。陌上少年郎,滿身蘭麝撲人香。狂么狂,狂么狂?荷葉杯·弱柳好花盡拆注釋⑴盡拆——全都開放了。拆:同“坼”,裂開。⑵晴陌——陽光照著的道路。 荷葉杯·弱柳好花盡拆評析顧敻九首《荷葉杯》,很像是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柳枝·解凍風來末上青 牛嶠

              閱讀(598)

              柳枝·解凍風來末上青原文:解凍風來末上青,解垂羅袖拜卿卿。無端裊娜臨官路,舞送行人過一生。柳枝·解凍風來末上青注釋⑴解凍風:春風。末上青:指柳枝梢頭見嫩綠色。末:末梢,樹杪。⑵“解垂”句:寫柳枝飄蕩,如舞袖相拜。這是擬人化的寫法。卿卿(q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回塘風起波文細 李珣

              閱讀(616)

              菩薩蠻·回塘風起波文細原文:回塘風起波文細,刺桐花里門斜閉。殘日照平蕪,雙雙飛鷓鴣。征帆何處客?相見還相隔。不語欲魂銷,望中煙水遙。菩薩蠻·回塘風起波文細注釋⑴平蕪——平展的荒郊。⑵隔——情意不通。⑶望中——視野之內。 菩薩蠻·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云淡風高葉亂飛 顧敻

              閱讀(576)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云淡風高葉亂飛原文:云淡風高葉亂飛,小庭寒雨綠苔微,深閨人靜掩屏帷。粉黛暗愁金帶枕,鴛鴦空繞畫羅衣,那堪辜負不思歸!浣溪沙·云淡風高葉亂飛注釋⑴綠苔微——綠色的苔蘚稀微。⑵粉黛——以婦女的妝飾借代為婦女。⑶金帶枕——精美的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謁金門·秋已暮 牛希濟

              閱讀(583)

              謁金門·秋已暮原文:秋已暮,重疊關山岐路。嘶馬搖鞭何處去?曉禽霜滿樹。夢斷禁城鐘鼓,淚滴枕檀無數。一點凝紅和薄霧,翠蛾愁不語!謁金門·秋已暮注釋⑴枕檀——即槽枕,香枕。⑵翠蛾——黛眉。 謁金門·秋已暮評析  這首詞寫閨夢念遠。上片逆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更漏子·三十六宮秋夜水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605)

              更漏子·三十六宮秋夜水原文:三十六宮秋夜水,露華點滴高梧。丁丁玉漏咽銅壺,明月上金鋪。紅線毯,博山爐,香風暗觸流蘇。羊車一去長青蕪,鏡塵鸞影孤。更漏子·三十六宮秋夜水注釋⑴三十六宮:言宮殿之多。 ⑵博山爐:古香爐名。此處泛指香爐。 ⑶流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賀明朝·憶昔花間相見后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69)

              賀明朝·憶昔花間相見后原文:憶昔花間相見后,只憑纖手,暗拋紅豆。人前不解,巧傳心事,別來依舊,辜負春晝。碧羅衣上蹙金繡,睹對對鴛鴦,空裛淚痕透。想韶顏非久,終是為伊,只恁偷瘦。賀明朝·憶昔花間相見后注釋⑴蹙(cù促)——收縮,這里指折疊后出現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賀明朝·憶昔花間初識面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35)

              賀明朝·憶昔花間初識面原文:憶昔花間初識面,紅袖半遮,妝臉輕轉。石榴裙帶,故將纖纖玉指偷捻,雙鳳金線。碧梧桐鎖深深院,誰料得兩情,何日教譴綣?羨春來雙燕,飛到玉樓,朝暮相見。賀明朝·憶昔花間初識面注釋⑴石榴裙帶——石榴花色的裙帶,即鮮紅色。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路入南中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30)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路入南中原文:路入南中,桄榔葉暗蓼花紅。兩岸人家微雨后,收紅豆,樹底纖纖抬素手。南鄉子·路入南中翻譯及注釋翻譯路入嶺南腹地,水邊的蓼花紫紅,映著棕桐葉的暗綠。一場微雨之后,家家把紅豆采集,樹下翻揚纖纖細手,一雙雙雪白如玉。注釋⑴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春光好·花滴露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17)

              春光好·花滴露原文:花滴露,柳搖煙,艷陽天。雨霽山櫻紅欲爛,谷鶯遷。飲處交飛玉斝,游時倒把金鞭。風飐九衢榆葉動,簇青錢。春光好·花滴露注釋⑴玉斝(jiǎ):古代酒器。⑵九衢:形容草木枝莖茂密交錯。⑶青錢:形容榆葉。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天碧羅衣拂地垂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39)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天碧羅衣拂地垂原文:天碧羅衣拂地垂,美人初著更相宜,宛風如舞透香肌。獨坐含顰吹鳳竹,園中緩步折花枝,有情無力泥人時。浣溪沙·天碧羅衣拂地垂注釋⑴天碧羅衣——天藍色的羅綢衣裙。據說當時蜀地女衣以天藍色為美。⑵宛(wǎn 碗)——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山果熟 李珣

              閱讀(371)

              南鄉子·山果熟原文:山果熟,水花香,家家風景有池塘。木蘭舟上珠簾卷,歌聲遠,椰子酒傾鸚鵡盞。南鄉子·山果熟鑒賞這首小令,以清新的語言,明快的色調,熱情描摹歌頌了江南的風光。荷花之最秀異者叫“水花”,這里實指菱荷之類。頭三句說,在秋高氣爽的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落絮殘鶯半日天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24)

              浣溪沙·落絮殘鶯半日天原文:落絮殘鶯半日天,玉柔花醉只思眠,惹窗映竹滿爐煙。獨掩畫屏愁不語,斜倚瑤枕髻鬟偏,此時心在阿誰邊?浣溪沙·落絮殘鶯半日天注釋⑴半日天——中午時分。⑵玉柔花醉——形容美人倦怠的形象。玉柔,指女人潔白柔軟的身體

              五代

              江城子·晚日金陵岸草平 歐陽炯

              閱讀(320)

              江城子·晚日金陵岸草平原文:晚日金陵岸草平,落霞明,水無情。六代繁華,暗逐逝波聲。空有姑蘇臺上月,如西子鏡照江城。江城子·晚日金陵岸草平注釋①金陵:今江蘇南京。②落霞:晚霞。③六代:指吳、東晉、宋、齊、梁、陳六朝,均建都于金陵。④暗逐逝

              1. <u id="hz3uv"><address id="hz3uv"><mark id="hz3uv"></mark></address></u>
              2. <b id="hz3uv"></b>
              3. <b id="hz3uv"><small id="hz3uv"></small></b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hz3uv"><rp id="hz3uv"><menuitem id="hz3uv"></menuitem></rp></tt><b id="hz3uv"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色一情一乱一乱91av